e77乐彩手机登录

今天是:

最新e77樂彩網站

道教音樂與養生

時間:2018-04-25    來源:陜西道協網站整理     作者:智華

   \

   隨著現代社會經濟日益發展,人們越來越過多地關注于對生命的延續,通俗地說來就是養生。這表明了現代人對生命和人體養生的重視。中國道教早在1600多年前就開始有意識地探索開發音樂的生命科學潛能,并形成了相應的理論和實踐體系。而本文從精深的道教音樂中總結并吸取有關養生科學的知識經驗,以此淺略探討道教音樂的養生作用。
    一、道教音樂的神與形
    1、“大音希聲” 的音樂觀
   “大音希聲”是道教的基本音樂觀, 也是道家道教音樂的主旋律。道家認為“禮樂遍行, 則天下亂矣”,明確反對儒家的“禮樂”;提出“大音希聲”, 則是對自然音樂觀、音樂本體的深刻命題。莊子對“大音希聲”的道家音樂觀有更具體的發揮, 把音樂分為:“天籟”、“地籟”、“人籟”、“天樂”、“至樂”等。所謂“人籟”, 指的是人為的絲竹音樂;所謂“地籟”, 指的是如高山流水、鳥語蟲鳴等自然物質的音響;所謂“天籟”, 則是“聽之不聞其聲, 視之不見其形, 充滿天地、苞裹六極”的, 只有達到了“天人合一”, 即人與自然融為一體, 靠微妙的精神與之共鳴, 才能去理解、品味、欣賞, 而達到“無言而心說”的境地。顯然, 道家的這種音樂觀、美學觀有著“道法自然”的基本哲學內核,“大音希聲”是“道法自然”在音樂上的具體體現。
    2、道教音樂的神——-虛靜柔和的“韻”
 道樂作為一種傳統的宗教音樂, 在曲式和情調的內涵上, 無不滲透著道教的基本信仰和美學思想, 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韻” ——虛靜柔和的道樂風格。在中國音樂中, 以“韻”稱呼音樂曲調的, 主要是道教。 早在南北朝時, 道教就以“韻”代指道樂。從“韻”字考證看, 《說文解字》曰:“韻, 和也, 從音, 員聲。”當代中國美學家成復旺先生認為, “韻”是與“氣”相對而言的,氣是陽剛美, 韻是陰柔美。從這角度說, “韻”是音樂之“道”,是“道”在音樂上的體現, 是道教音樂的“神”。
 3、道教音樂的形——五音六律
 道教音樂作為中國傳統音樂, 有其內在的哲學規律, 那就是中國傳統的陰陽五行學說。陰陽學說在道教音樂中的表現和運用幾乎貫穿于各個方面,道樂的產生是“陰陽者, 動則有音聲”, 道樂的功能是“感物類,和陰陽,定四時五行”,道樂的制作需要“陰陽調”,若“陰陽不和”,則“音聲難聽”。而將曲調形式分為“陽韻”和“陰韻”, 則是陰陽學說在道教音樂中的直接表現。就音樂的“形態”而言, 還是《漢書·律歷志》所說的“律十有二, 陽六為律,陰六為呂”。《黃帝內經》將五音納入五行系統,指出“宮、商、角、徵、羽”五音分別相應于“脾、肺、肝、心、腎”五臟,及“憂、悲、怒、喜、恐”等五類情志活動。如同人體是以五臟為中心的有機整體一樣,從這角度說,五音六律是道教音樂的“形”。道教音樂的“音韻”、“韻律”具備傳統醫學的“形神”關系。形神關系是一種體用關系, 形為體, 神為用, 表現在道教音樂上, 是以五音六律為體, 以韻為用的一種辨證關系。
 二、道樂有助健康長壽
 道教音樂的養生理論可以說是音樂治療學的濫觴,重心主要是放在修道養生功能方面,與人體科學的關系就顯得更直接更密切。世俗音樂的美感特點以夸張情感的表現幅度為能事,悲怒喜樂,都要達到極致,這種音樂在藝術上固有其長,在養生上卻有其短。因為人感情的波動,是以精氣神的消耗為代價的。
 各地道樂(這里主要指全真道)的風格一致趨向于“虛靜陰柔”的美感。從容的節奏,悠長的旋律,平穩的旋法,一唱三嘆的唱法,不急不躁的速度,平衡一致的音量,均導向引人入靜的平和性格,使人心歸于清寧平和之境。聽這樣的音樂,人的血液流動自然減慢,身心頓時放松,有神清氣爽的效果。人心理上靜如止水,感情無波時,可以最大限度地防止體內能量的耗散,保養存儲生命元素精氣神,這正是養生長壽之道。
 道教音樂的養生作用,更多體現在心理修養上。道樂重修心,利用虛靜的心理作用,輔以行氣法,達到神凝氣聚。修練過程中強調的虛靜心理已含有審美因素。人的美感和被感知的美是超實用、超功利、超感官感覺的,而與人的虛靜本性和純任自然的心理狀態相適應。道教音樂實踐都貫穿著“存思”、“運心”、“鳴法”、“叩齒”、“咽氣”、“變神”等內修法術,這些都是心理修養法術行為。以《澄清韻》為例, 主要經文為“琳瑯振響, 十方肅清。河海靜默,山岳吞煙。萬靈振伏,招集群仙。天無氛穢,地無妖塵。冥冥洞清,大量玄玄也。”單從這詩意化的韻文即可感受到氣象恢弘的意境和天地澄湛清寂的虛靜的本質。再配之《澄清韻》的音律, 起腔即用“商、羽、宮、清角”四音, 散發出一種清虛淡雅的意韻, 更加突出了此歌清雅閑適的情致。
 音樂旋律發揮音聲的特長,表達出修養身心所需要的特定感情狀態,“遠距離”地渲染養生修煉過程的基本心態。道樂的虛靜柔和是由多種音樂要素的綜合運動構成的。如旋律性格的偏柔偏靜,鄰音環繞的級進旋法,旋線的平滑柔和,輕微漸變的發展方式,節奏的自然適意,平靜順暢,速度力度的平衡自然等等。顯然這種音樂使人的新陳代謝和心律減慢,心理緊張消除,身心完全放松,從而阻止熱能和精神的耗散,對于心理節奏偏于緊張快速的現代人來說,這樣的音樂正可起到平衡調節的作用,進而達到祛病強身、延年益壽的功能。
 陰柔虛靜,是中國審美文化中的重要范疇之一,然而它在道樂中獲得特別強烈的偏愛,則是其它音樂所無的現象,這就構成了道樂的一大特性——虛靜陰柔。這在古代哲學中與天地、清靜、水、雌等現象的屬性相通,其根本特點是柔弱無為,順其自然,無為而無不為,正是道的本質。在審美文化中,陰柔之美如水之至柔至清,具謙下深沉、調劑融和的特性,隨動勢而蕩漾,因靜止而安詳,遂與虛靜美相通。虛靜是天地之象,大道之本,它虛明空廊,清靜圓輝;亦是人的本心真性,它氣融神定,無欲無波,遂可觀照廣闊的宇宙萬物,進入“獨與天地精神相往來”的審美境界。
    修道即是養生。這種心身修煉的道教音樂實踐,也是人之生命體的一種全身心的投入,是人同外部世界之間的一種精神性的交流、默契與融通。是心與身、靈與肉、體悟與操作的有機統一,由此不斷開拓人的內部審美時空和外部審美時空,從而達到人與天諧、人與物諧的自由境界。這一包舉天地人的博大審美觀,從始點到終點,都圍繞“虛靜”這一主旨。于此,我們不僅找到了樂與道的密切聯系,也在根本上看到了道樂區別于世俗音樂的本質所在。而道樂正在這一點上藝術地體現了道教重視自然,重視人的本真生命價值的世界觀,它的生命科學意義也是具體展示于此。對于當代因過多追求外物而造成的各種社會病與心理病,以及對于當代文化與審美思潮的浮躁與單向性,以人為本的道教音樂
無疑會有一定矯枉糾偏的良好作用。
e乐新闻网